注册 | 登陆
学术动态  |  学术交流  |  活动专题  |  学者专栏  |  研究聚焦  |  青年学人文章 | 人类学课程设计
中国人类学评论网
>> 研究聚焦
往期查询
学术链接

施琳:西学东渐 拓业名师--吴文藻先生传略

原文载自《中国民族》2008年03期

吴文藻先生是我国社会学、民族学与人类学领域的著名学者和学科奠基人之一,他的一生折射出其同代学人相似的历史命运—既有荣耀与辉煌时刻,也充斥着坎坷艰辛。

吴文藻1901年4月12日出生于江苏省江阴县。1917年他以优异成绩考入清华学堂。1923年夏,吴文藻离开祖国赴美留学,他在轮船之上结识了以后相知相守一生的夫人谢冰心女士。吴文藻最初的想法是学习自然科学,但是,当时中国的贫弱状况与危难形势,使得他放弃了科学之梦,而毅然转向社会科学。吴文藻先是进入达特茅斯学院学习社会学,两年后又到哥伦比亚大学社会学系攻读博士学位。在该校历史特殊论学派宗师博厄斯与著名女人类学家本尼迪克特的影响下,他对人类学发生了浓厚兴趣,后来一直尝试将人类学与社会学结合起来进行研究。1928年,吴文藻顺利获得博士学位,并且获颁该校“最近十年内最优秀的外国留学生”奖状。次年,他就回到了魂牵梦萦的祖国,先后在燕京大学、云南大学等地开创了国内社会学与民族学教学与研究的新局面。新中国成立后,吴文藻回到祖国的怀抱。从1953年起,他一直在中央民族学院任教,兢兢业业,教书育人,培养了许多民族学、人类学专业人材。随着国内政治形势的变化,反右、文革的狂风暴雨依次降临,吴文藻也经历了被划右派、下放劳动改造等坎坷曲折,在相当艰难的环境下与夫人和弟子们一起努力坚持着学术工作。改革开放以后,吴文藻欢欣于民族学、人类学学术春天的到来,迈入耄耋之年的他仍勤奋工作,1985年,在病重之际,他仍然审阅学生的毕业论文,甚至于拄着拐杖参加学生答辩会。吴文藻辞世之后,夫人冰心按其嘱托,把他们平日节省下来的积蓄贡献给学院作为奖学金。

吴文藻先生的代表著作有:博士毕业论文《见于英国舆论与行动中的中国鸦片问题》、论文《现代法国社会学》、《德国系统社会学学派》、《功能派社会人类学的由来与现状》、《现代社区研究的意义和功用》、《中国社区研究的西洋影响与国内近况》、《社区的意义与社区研究的近今趋势》、《边政学发凡》、《社会制度的性质与范围》、《社会学与现代化》、《英国功能学派人类学今昔》以及《战后西方民族学的变迁》等。吴文藻先生在中国民族学、人类学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印记,这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他的民族学、人类学研究成果与学科奠基方面的重要贡献;二是他作为教育家,成功培养了大批优秀的民族学专业人材。

吴文藻先生是最先主张将西方社会学、民族学进行“中国化”的学者之一。他首先从自己的教学工作开始,对于自己在燕京大学讲授的西洋社会思想史、家族社会学和人类学三门课程进行了从形式到内容的改造,并给每一门课都编写了汉语教材并加入大量的中国本土的内容。

吴文藻先生曾留学美国,熟识欧美的各种民族学与社会学思想流派,但他一直尝试找到一种更适合于中国国情的有效的理论架构。因此,他对诸如法国社会学派、美国历史学派、英国功能学派以及德奥传播学派等,都作了认真的比较分析。经过深思熟虑,吴文藻比较倾向于英国功能学派的理论。

为了将功能理论在中国付诸实践,吴文藻先生还提出了“社区研究”的方案。针对中国幅员辽阔而研究人员稀缺的状况,他认为应当“大家用同一区位或文化的观点的方法,来分头进行各种地域不同的社区研究”、“或做静态的社区研究,以了解社会的结构,或做动态的社区研究,以了解社会的历程,或双方兼顾,同时并进,以了解社会组织与变迁的整体”
。当时,吴文藻先生的设想是民族学家重点考察研究边疆少数民族地区,农村社会学家重点调查分析内地的农村社区,而都市社会学家专注研究沿海以及沿江区域的都市社区。他思路宽广,既主张作静态的社区研究,深入了解社会结构;又主张作动态的社区研究,以了解社会发展历程。吴文藻先生在担任了燕京大学社会学系主任之后,陆续派出一些学生到全国各地进行实地调查,费孝通、林耀华等人都在这一时期进行了早期的田野调查工作,这对于学科的中国化起到了重要促进作用。

吴文藻先生在民族学、社会学人才培养方面倾注了极大的心血。他早先为高年级本科生开设过讨论班,希望把英国牛津大学的导师制引入中国大学,以保证人才培养的连续性。为了让优秀的学生有更大的进步,吴文藻亲自安排把他们送到世界各地的名师身边进行深造。例如,他安排李安宅到到美国伯克利大学师从克鲁伯与罗维,然后又去耶鲁跟随著名语言人类学家萨丕尔学习;他送林耀华到美国哈佛大学深造;他把费孝通推荐给英国功能学派创立者之一的马凌诺夫斯基等。后来,这批学生大都成长为我国民族学、人类学界成果丰硕、声名远播的重要学者。

吴文藻先生的学术贡献是多方面的。例如,早在抗战特殊时期,他就关注到刚刚兴起的边疆政治问题,并且明确指出应当把民族学与边政学结合起来进行研究。吴文藻撰写了《边政学发凡》一文,为这一领域内的研究奠定了基础。此外,他长期关注国外民族学与社会学的发展状况,即使是受到政治冲击时期也未放弃。一位从国外回来探望吴先生的学生曾感叹道,在中国与西方隔绝了30年之后,吴文藻仍能对西方理论进展了如指掌,不得不让人敬佩。他在病患缠身之年,仍然笔耕不辍,完成《战后西方民族学的变化》、《新进化论》等学术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