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登陆
学术动态  |  学术交流  |  活动专题  |  学者专栏  |  研究聚焦  |  青年学人文章 | 人类学课程设计
中国人类学评论网
>> 研究聚焦
往期查询
学术链接

梁文道:他建立了一种不朽的工业

最近几年,我们中国人好像对于大师这个东西有一种特别的痴迷,一方面我们在我们自己的历史里面,在我们的近现代史里面,挖掘出了,重新出土了不少的大师出来;另一方面又从国外引进各式各样的大师。那么到底什么叫做大师呢?一个大师是不是因为他活的比较长,年纪比较大,那么就叫做大师。还是说一个大师,他可能学问很好,虽然没有什么著作出版,但是也都叫大师呢?

我自己觉得,一个学者如果堪称叫做大师的话,是因为他在他自己的一个领域里面,成为了一座纪念碑式的人物。也就是说你或许会反对他,你或者不赞成他的种种的说法,但是你没办法绕开他,就是你在这个学问上面要迈进任何一步,你都得先穿过他那道坎儿,这种人物就能够叫做大师了。那么说到这个大师,我这个礼拜要跟大家介绍一位实至名归的大师,他就是法国人类学家列维·斯特劳斯。

说到列维·斯特劳斯,我发现很多读书界的朋友聊起来,去年的时候才赫然发现原来他还没死。没错,他已经一百岁了,居然就还没死。那么他的一百岁诞辰,成为一个全球知识界、学术界的一个重大的一个事件。法国总统萨科齐亲自跑到这位老人家隐居的家里面,去跟他聊天、见面。那么照片里面,我们看到他好像还非常的有精神,体力状态也不错,大抵是年轻的时候做田野考察的时候锻炼出来的好身子。

而且世界各地都有很多的学术论坛,目前为止,从去年年底到今年年头,大概已经有28场不同的各种语言的国际上的各种的学术研讨会,以纪念他的名义去召开,我们中国也有。而且很多网友,包括一些对读书,对学问有兴趣的网友,也纷纷在网上面写帖子,搞论坛,一起来庆贺这位大师的生日。那么再加上,更巧的是,在过去几年,中国人大出版社,出版了一整套《列维·斯特劳斯文集》,那么十几卷。那么所以在中国今天我们来探讨列维·斯特劳斯,他的学问跟他的影响,似乎是一个很恰当的时机了。

但是问题是,真的现在是一个恰当的时机去谈列维·斯特劳斯吗?他不是早就该过时了吗?为什么我一开始说很多朋友说列维·斯特劳斯的时候,很多人都在问一个问题,他还没死吗?为什么会这么问呢?这是这样的,我们要了解到在上个世纪60年代的时候,在法国兴起了一场风起云涌的一个思潮运动,这个思潮运动就叫做“结构主义运动”。

而这个结构主义运动里面有几大健将,列维·斯特劳斯是人类学家,罗兰·巴特是个文学家、文学理论家,然后还有福柯是历史学家、哲学家、社会学家,还有拉康是精神分析学家。那么这一大帮人,在当年就把结构主义这个名字,变成了全球学术界最时髦的一个东西。可是问题是结构主义这个东西,后来似乎起的快,落的也快,到了1968年5月份的时候,有人就在那时候宣称他已经死了。于是后来就有人就认为结构主义的死亡,是一个有确切日期的一件事情,那就是1968年5月。

1968年5月在法国发生了什么事情呢?就是有名的“五月风暴”。当时学生运动跟工人运动结合起来,掀起了一场蔓延整个法国的学潮工潮。那么大家都在期盼一个新的乌托邦明天就要到来,当年的法国政府几乎是给人感觉迅速要倒台,整个国家在短暂的一个月之内,陷入了某种无政府状态。可是后来在结构主义这个运动落潮之后迅速出现,我们今天很多人都很时髦,挂在嘴上的“后结构主义”、“结构主义”、“后现代”,一大堆的东西,就接踵而来了。

那么在这些跟时装潮流变换一样快的,这种学术思想潮流里面,再谈结构主义,尤其谈结构里面一个比较元祖级的人物列维·斯特劳斯,就觉得好像很过时了对不对,所以大家现在都已经渐渐淡忘了他。但是问题是,我刚才一开始就说了,他是一个大师,他所谓是一个大师就是表示他已经建立了一种不朽的工业。无论今天大家觉得他是不是已经过时了,起码有一点可以保证,就是他在人类学界,乃至于整个人文社会科学里面,我们都已经没有人能够忽略他的存在,他一个人重新界定了整个人类学跟整个人文社会科学。此话怎讲呢?我们去读一读他的书就知道了。

我要先在这里警告我们各位观众,如果你对读书充满兴趣,听完我刚才讲那些话,对他充满好奇心,而去找这套文集来看的话,你多半会吓傻。为什么呢?你从来没想过,原来搞文化,研究文化要搞到这个程度吗?这里面充满了很多的符号,很多的图表,很多的格子,甚至还有数学的算式。比如说我现在手上的这本《神话学:生食和熟食》。

听题目你以为他讲的是吃生的东西,比如日本吃鱼生,或者我们中国吃熟的东西,他们的文化意义在哪里?分别在哪里?你一翻开看才发现讲的全都是神话,而且他讲的神话不是我们一般平常讲神话那么有趣,那么有意思,因为一般我们的印象就是说神话应该是一个很好玩的东西,神话故事,不,他完全在讲结构,这就是所谓结构主义。

那什么叫做结构主义呢?这个就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其实列维·斯特劳斯并不是结构主义的始祖,真正要说这个灵感来源,绝对是瑞士语言学家索绪尔。索绪尔在上个世纪初的时候,透过一系列的教学,发展出一套语言学,这个语言学后来改变了全世界大家整个人文科学界对语言的看法。怎么样来讲呢?是这样的,我们先说一下以前语言学家研究语言问题的方法,就喜欢搞历史比较语言学。

比方说,我们去看看英文,它原来是古英文,那古英文又是哪来的呢?就会发现原来它跟德文有相同的根源,那么它又是从哪儿来的呢?然后就找到整个印欧语系的源头。在这个线索里面,我们追索的是一种语言它的历史来源是什么。然后平常我们在谈一个字是什么意思的时候,我们通常有一些假设,这个假设包括我们会说,比如说我们说牛这个字是怎么来的,它的意思是什么?我们一般中国一说起牛这个字,当然就是模仿牛的叫声,我们就说所以牛这个字是这么来的。

换句话说我们对语言,对文字向来有一种传统的看法,这种传统的看法就是我们会觉得,我们会相信这个世界上每一个文字,每一个语言,它都在对应的是一个世界上实质的一个东西,这就是所谓语言的意义。比如说,当我说我们这集节目快要完了,这个“完”是什么意思呢?怎么确定完的意思呢?我们就要找到他对应的实质的这个世界上的一个东西是什么?可是问题是“结构主义”语言学恰恰就是要把这一套完全推翻,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明天继续跟大家接着介绍。

转自网易读书http://book.163.com/09/1104/10/5N95GAU500923INC.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