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青年学人文章 > 高广旭:《资本论》不存在“正义悖论”

高广旭:《资本论》不存在“正义悖论”

时间:2020-05-24 14:57:33

编辑:admin

  《资本论》研究是当前学界普遍关注的理论热点,在这些关注中,《资本论》的正义观尤为引人注目。对此,学界通常采取两条阐释路径。一条从“正义”出发,强调《资本论》跳出了现代正义的“价值”藩篱,悬设了更高层面的正义立场。另一条则是从“资本”出发,强调《资本论》的资本批判抽离了正义的“事实”支撑,正义失去了存在的现实语境。这导致的结果是,在上述阐释路径中,《资本论》面临着肯定正义与否定正义并存的悖论性局面,《资本论》的正义观问题变得晦暗不明。因此,如何基于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批判的方法,超越《资本论》的正义悖论,剖析《资本论》正义观的出场形式,澄清《资本论》正义观的真实意蕴,成为当前学界必须面对的重大理论课题。

  《资本论》的“正义悖论”

  关于《资本论》是否遵循正义原则,西方学界20世纪70年代以来展开了激烈争论,并且形成两种截然对立的观点。“否定派”认为,《资本论》并未悬设任何经济事实之外的“价值”立场,《资本论》尽管对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做出了深刻的批判,但这种批判却与正义无关。“肯定派”认为,《资本论》与正义紧密相关,分配正义不是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批判的空白点,《资本论》设想了一种高于资本主义分配方式的新型分配正义。

  按照上述两种观点,《资本论》在对待正义的问题上似乎存在着逻辑悖论。《资本论》要么基于“事实”视角,被阐释为与价值无涉的“科学”,要么基于“价值”视角,被阐释为事实之外的“哲学”。结果,事实与价值二分的阐释原则不仅无法破解《资本论》的正义悖论谜题,反而使正义对于《资本论》而言,要么是一个不应该被追问的假问题,要么是一个资本主义社会现实之外的形上预设。因此,深入阐释《资本论》的正义观,必须超越《资本论》的正义悖论。

  超越《资本论》的正义悖论,需要基于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批判的总体性辩证法,超越事实与价值二分的政治理性主义方法。实际上,在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批判视域中,资本主义的生产逻辑与分配逻辑并不是二元分裂的直接性经济事实,而是一个只有通过辩证思维才能真正把握的现实性总体。《资本论》既不是对于资本主义的经济批判,也不是对于资本主义的政治批判,而是以总体性辩证法剖析资本主义经济与政治的媾和关系,最终完成对资本主义的政治经济学批判的。这种批判既以显性形式揭示了资本主义经济逻辑的必然崩溃,也以隐性形式剖析了资本主义政治结构的固有缺陷,所以,《资本论》并不存在所谓的“正义悖论”,《资本论》的正义观以资本批判的形式出场。

上一篇:向社会主义方向前进

下一篇:返回列表

相关阅读
族群社会化:族群身份生成的社会机制

族群社会化:族群身份生成的社会机制

时间:2020-05-24

【摘 要】族群社会化是族群成员从先天获得的自在族群身份,经由一系列社会机制建构族群意识,进而强化为自为族群身份——族群认同的过程。语言、服饰

乡风民俗变迁动力的理想类型分析

乡风民俗变迁动力的理想类型分析

时间:2020-05-24

内容提要:本文从“结构—行动”理论的视角切入,着力对乡风民俗的变迁动力进行理想类型分析,得出的结论是:结构要素的断裂、变异与突现形成的“内驱

中国当代家庭关系的变迁:形式、内容及功能

中国当代家庭关系的变迁:形式、内容及功能

时间:2020-05-24

家庭关系是具有血缘、姻缘和收养关系成员之间所形成的关系,它有多种形式。家庭关系以权利和义务为基础,在很大程度上表现为具体的功能。一般来说,家

中国人口新红利正在形成

中国人口新红利正在形成

时间:2020-05-24

一个时期以来,有人认为我国人口红利正在消失。单纯就劳动年龄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以及人口抚养比等指标来看,我国人口红利确实在消减。但是,如果我们

在一起:一种文化转型人类学的新视野

在一起:一种文化转型人类学的新视野

时间:2020-05-24

摘要:人类学家有责任对文化从深层次去思考,并应承担起一种学术的责任,将文化真正当作文化去加以研究。要从原来西方将文化的发展引到一个尽头的状况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