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动态 > 人类学巫术观的评析

人类学巫术观的评析

时间:2020-05-24 14:51:10

编辑:admin

 

  摘要:巫术在人类发展历程中有着巨大的历史影响力和争议性的地位评价。本文选取巫术的文化功能做为评析视角,结合社会背景和历史事实针对中国传统巫术在科学、艺术和文化传承三个领域所发挥的功能进行探讨,即对于天文学、数学的产生发展具有启发作用;对于美术、音乐的起源传播具有重大影响;对于传统文化传承具有保护功能。抛开广为人知的巫术本身局限性暂且不谈,中国巫术就历史作用来看的确是既为科学、艺术的萌芽发展提供源泉或动力,又为文化传承保驾护航。

  关键词:巫术 科学 艺术 文化传承

  提及巫术,生活在现代的一般人对它知之甚少,在日常生活中或许只能从神话故事、文献资料、影视作品中接触一点,巫术对于我们现代人来说总有一种神秘的面纱笼罩着。正是因为我们对巫术知之甚少,所以很容易产生片面的认识,存留着对巫术“虚假”“邪恶”“腐朽落后”等刻板评价。

  因此,评析巫术首先必须先了解什么是巫术。

  一、巫术概念界定

  在西方人类学的研究中,包括泰勒、弗雷泽、马塞尔·莫斯、马林诺夫斯基、埃文思·普里查德、哈维兰在内的多位西方学者都就巫术的概念给出了自己的看法,[ 在此不一一列举,详见罗宗志 《百年来西方人类学巫术研究综述》 广西民族研究?2006 年第3 期 ( 总第85 期)]后人在进行关于巫术的学习研究时得以借鉴。

  而着眼于中国的悠久历史和厚重的传统文化底蕴积淀,国内的多位学者也就巫术的概念给出了自己的解读,吕大吉主编的《宗教学通论》一书中指出:“巫术是一种广泛存在于世界各地区和各历史阶段的宗教现象,它的通常形式是通过一定的仪式表演来利用和操纵某种超人的神秘力量影响人类生活或自然界的事件,以满足一定的目的。”[ 吕大吉 《宗教学通论》[M] 1 北京: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1989、254]

  历史学教授臧振指出:“原始人追求存在物的神秘属性,感知事物间的神秘联系,为的是用自己的意志去影响它。他们对自己的意志有充分的自信,而表达这一意志的方法,便是巫术。巫术是原始人心目中影响和改造外界的最有力的方法,巫术是过去时代人们同自然和社会斗争的一种形式。”[ 臧振 《蒙昧中的智慧》[M]1 北京:华夏出版社,1995 4]

  我国当代著名民间文艺学家、民俗学家张紫晨认为:“巫术是人类企图对环境或外界作可能的控制的一种行为,它是建立在某种信仰或信奉基础上,出于控制事物的企图而采取的行为,.巫术幻想依靠某种力量或超自然力,对客体施加影响与控制。”[ 张紫晨 《中国巫术》[M]1 上海:上海三联书店,1996 37]

  尽管这些定义有所差别,但它们都有一个基本的特征,即都指出巫术是:“基于一种对超自然力量的信仰,并认为人凭借这样的力量可以控制周围的世界。”[ 格里戈连科著, 吴兴勇译: 《形形色色的巫术》 上海人民出版社, 1992 1]

  需要注意的是中国的巫术和宗教之间存在着非常密切的联系,尽管弗雷泽在其著作《金枝》中明确描述了人类理智发展的三个阶段——从巫术到宗教,从宗教到科学,并将其都看做是理性的努力;马林诺夫斯基也在对两者给出明确区分:“宗教涉及的是人类存在中的最根本的问题;而巫术则总是围绕特殊的、具体的以及细致的问题。”[ A Scientific Theory of Culture and Other Essays, p.200.转引自J.M.英格。《宗教的科学研究》金泽译。102页]但是,笔者认为,这样的界定是基于西方世界宗教发展历程的历史事实做出的,并不适合用来描述东方的巫术,因为中国并不像西方或者中亚那样当宗教文化发展起来之后原始巫术文化被宗教所取代,在中国,无论是道教的发展还是佛教的传播,都未能取代巫术,相反,巫术还吸收了一些佛、道文化而在中国的宗教组织、民间文化中“茁壮成长”[尽管对待中国古代巫术“自汉代之后的律令都是禁之唯恐不及,巫术受贬斥和压制, 善的一面( 类似西方-白巫术. 的一面) 被取而代之, 恶的一面( 类似西方-黑巫术. 的一面) 被渲染突出, 整个形象被恶魔化。”(李零:《绝地通地—— 研究中国早期宗教的三个视角》, 《法国汉学》第六辑, 中华书局2002 年版, 第568 页)但是,中国古代巫术在古代政权、秘密宗教和民间生活中所扮演的重要角色是任何历史事实研究所无法抹杀的。],所以,中国巫术的独到之处更加明显的表现在它和宗教关系的密切程度上。[ 中国的巫术不仅没有被宗教所取代,还在于宗教信仰混合后在民间宗教中大行其道,成为推动宗教产生发展的重要力量,表现在:宗教信仰源泉之一;引人信教的手段;维系和组织的工具。(刘平《中国秘密宗教史研究》第337页)]基于此,不得不由衷感慨中国巫术的独特之处和巨大的研究价值,这也是中华民族灿烂辉煌的传统文化中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并在其中发挥着独特的功能。

  二、评析视角和范围界定

  .如果从科学视角看待巫术,巫术的思想、推论和方法无不都是荒谬的,对任何事物的评价都不能脱离该事物产生的背景和盛行的时代,我们以现代科学化的眼光和标准评判巫术的价值和地位是有失偏颇的。因此,在评析巫术时笔者倾向于选取功能角度,在如今巫术已无生存沃土的现代社会,我们还是应该客观审视巫术在人类历史发展进程中所发挥的作用。

  关于对巫术的功能或者作用,已经有很多专家学者做出了自己的总结,如毛建儒和萨鑫在他们的《巫术的历史作用及其终结》中提到巫术增强人类控制客观世界的意识、扩展了控制客观世界的领域、增强了人类战胜对手的信心,此外还具有道德作用、组织作用、精神安慰作用和交流娱乐作用等;[毛建儒1  萨鑫2《巫术的历史作用及其终结》太原师范学院学报 (社会科学版·2002年第2期) Journal of Taiyuan Teachers College (No. 2 ,2002)]初益辰和付成波两人完成的《原始巫术的社会整合功能初探》一文中从巫术的社会调适功能、环境保护和协调功能两个角度论证原始巫术对于社会整合发挥的功效。

  但是,正如向轼总结近三十年我国巫术研究所言:“巫术对宗教和医学的影响受到较多关注,但对科学、艺术、文学、心理学、教育学等方面影响的研究还有可拓展的空间,在研究方法论上也还有待进一步完善。”[向 轼 《近三十年我国巫术研究综述》河南师范大学学报( 哲学社会科学版) 第37 卷 第6 期2010 年11 月]因此本文对于中国巫术的评析选取文化功能角度,着重看待巫术对于中华源远流长的传统文化发展起到什么样的作用。由于中国的巫术种类繁多博大精深,在讨论巫术的文化功能时暂不涉及和区分具体的如萨满、藏族、湘赣等具有影响力的地方巫术文化,而只就宏观角度讨论中国巫术整体的文化功能。

  三、中国巫术的文化功能之科学

  前文中已经提到中国巫术与西方相比,和宗教的联系更加密切,其实和科学的联系也是如此。在很长的一段历史时期内,中国一直是处在封闭的耕种农业社会,以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小农生产为显著特征,这样的生产生活方式具有分散性和脆弱性,广大农民受制于自然条件限制和封建统治的双重压迫无法把握自己的命运,只能乞灵与自然和神,造成古代中国整个社会信仰和日常中充斥着巫术的元素(比如盛行的祭天求雨仪式)。这样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产生于人民生产生活而又硕果累累的中国古代科学之中竟然有巫术文化功能的彰显了,中国古代巫术对科学的巨大影响集中表现在天文学和数学领域。

  古代农耕生产的特点决定了对天文资讯的需求,比如何时开始耕种、何时适宜放牧、何时应该收割、何时可以建房等,这些看似平淡无奇的事在古代都需要求助于掌握着一些天文历法知识的巫者,巫术中的天文与占卜在那时就显得尤为重要,它作为人们生产生活的一种指导而受到崇高的礼遇。正是这样的环境中,掌握一些天文历法知识的巫者也就扮演着天文知识的总结传播角色,在古籍文献中,这样的例子屡见不鲜,比如《周礼·冯相氏》记载:“冯相氏:掌十有二岁、十有二月、十有二辰、十日、二十有八星之位,辨其叙事,以会天位。冬夏致日,春秋致月,以辨四时之叙。”[ 转引自赵容俊《中国古代巫术对科学方面的影响》]文中的冯相氏,就是掌握天文知识能够占卜理事的巫者而受拥。古人依靠求助于这些巫者而获得的天文资讯能够应对时节转换、把握时机、随机应变,期盼生产的丰收。此后,随着生产生活的发展,巫术中的天文知识逐渐被农书所收录,禁忌、祈验丰收、享神祠鬼的观念在民间得以继续深化。诸如《齐民要术》《天文星占》等古书对农事杂占和祈祭都有详细的记载,可见我国古代天文学的起步于发展都离不开巫术的影响。

  关于数学与巫术的渊源,则不得不提到《周易》,众所周知《周易》作为从古代原始宗教中流传下来的卜卦之书,是中国术数学的学术专著,在周代由太卜[ 太卜,周朝也叫大卜,官阶下大夫,掌阴阳卜筮之法,通过卜筮蓍龟,帮助天子决定诸疑,观国家之吉凶。太卜掌三兆之法、三易之法、三梦之法,无论是国家祭祀、丧事、迁都、征伐,都必须参考太卜在太庙的占卜。]执掌,春秋时期《周易》传入民间。关于中国术数学的由来,普遍了认同的观点就是认为它来自于氏族公社时期的巫史文化,到殷周时期达到一个辉煌时期。中国术数学的支柱是天干、地支纪时法,干支纪法是我们祖先的一种创造,它暗含了宇宙中的某种节律,使以天干、地支建立起来的象数模型具有一定的预测功能,从而能够顺利开展占卜行为,实际上《易经》是我国唯一保存下来的用术数进行占卜活动的文字记录。在原始宗教中,巫史的发展历经由直接降神到依靠工具推测神意、由象卜到数卜的过程,最终形成具有重大影响力的周易象数学派,他们运用具有明显数学意义的八卦、重卦、三百六十四爻的排列组合方法、阳爻阴爻的组合变化进行占卜活动,为之后的古代数学的蓬勃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之后的不少数学典籍如《九章算术》、《周髀算经》、《数学九章》等书中的数理知识,都对《周易》中的数学理论有所借鉴,以《周髀算经》为例,书中记载:“阴阳之数,日月之法。十九岁为一章,四章为一,七十六岁。二十为一遂,遂千五百二十岁。三遂为一首,首四千五百六十岁。七首为一极,极三万一千九百二十岁。生数皆终,万物复始,天以更元,作纪历。[转引自赵容俊《中国古代巫术对科学方面的影响》]由此可见,数学与古代巫术的深厚渊源,巫术虽不是宣传和发展科学的工具,却在客观事实上为科学提供了无可替代的启发。

 

 

 

相关阅读
家族研究的文化、民族与全球维度

家族研究的文化、民族与全球维度

时间:2020-05-24

随着人类学学科的发展,单单靠定量的研究很难把握家庭以及家族研究的整体性。在全球化背景下,如何把家族结构的社会研究以及与此相关的文化传统和社会

一带一路”背景下西南少数民族地区的开放型发展——以广西为例

一带一路”背景下西南少数民族地区的开放型发展——以广西为例

时间:2020-05-24

内容摘要:随着自贸区"升级版"和"一带一路"战略的提出,广西需要充分利用居于自贸区地理中心的区位比较优势,从"21世纪全球制造带"与"中国—

文化表达与族群认同——以武鸣壮族龙母文化为例

文化表达与族群认同——以武鸣壮族龙母文化为例

时间:2020-05-24

内容摘要:龙母传说与信仰在环大明山壮族地区广泛流传。武鸣县多地有龙母庙、龙母屯、龙母岩洞等祭拜龙母的遗址,是龙母文化传承发扬的典型。龙母文化

作为整体社会科学的历史人类学

作为整体社会科学的历史人类学

时间:2020-05-24

内容提要:整体史视野中的历史人类学与“人类学的历史学化”过程中的人类学整体观,对历史本体和历史实践的主体性等问题,有了本体论和认识论层面的反

法律文化的空间与时间维度

法律文化的空间与时间维度

时间:2020-05-24

法律文化,是一个常读常新、常悟常新的话题。文化与自然相对,无人为的印记称为自然,人为即是文化。法律是人为之物,或者为人力所创造,比如法庭与监

热门标签